又來閃電拔官,謀殺式免職

徵信社 野人針對政治上一些事件都抱有特別關注,日前前文化部次長邱于芸被文化部長洪孟啟無預警地免免職職,這讓邱于芸感到非常的氣憤,邱于芸甚至還在自己的fb上發表了對這件事件的想法:

1.要免我職的罪名如果是與部長溝通已存疑慮,那具體證據是什麼?根據過去兩人之間的對話,都能證明他認為彼此溝通並無不良。
2. 一連串風波的導火線是四月七日文化部裡的那場會議,為何到現在還不敢公佈錄音檔?文化部的官員們到底談了什麼?發言順序是什麼,決議了什麼?真的是當場回絕嗎?如果各司補助合法,為何不能公佈補助名單?這些都應該是最關乎公眾利益的。
3.為什麼用速戰速決的方式將我免職,而沒有任何長官嘗試讓我說明?政務官為國家和人民服務,去留的原由應該公開透明,這是政府對大眾的基本責任。還是想要隱瞞遮掩轉移其他事實?

或許邱于芸認為當下他寄存證信函給文化部長是一件以下犯上的行為,但是他也說了沒有任何的不敬,這些只是為了澄清,畢竟自己在沒有對話也沒有溝通,甚至不給解釋的機會下被免職了,可想而知這種感覺真的讓人感覺不怎麼愉悅吧!

所以針對這件事,邱于芸也開了記者會與記者面談這件事,過程中述說著自己的委屈,這讓野人不禁與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事件做一個關聯,當時總統候選人也是這樣中途就換了候選人,硬生生地把洪秀柱給替換下來,用的卻是非常可笑的理由。而邱于芸雖然沒有被別人替換,但是文化部的高層因為一些事件而對邱于芸有了懷疑,所以不給當事人一個解釋機會,就直接把他給免職了。野人覺得此舉非常不妥!

(Visited 38 times, 1 visits today)

作者

徵信社野人哥

徵信多年經驗,放大檢視每個案件的始末,綜觀全局去解析故事人物的內心想法,只要不違反法律,社會上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好與壞是相對的概念,只有對比次的價值觀認不認同的問題,始終相信事出必有因,不管多困難的案件百密總有一疏,只要對任何事情抱持著高度的好奇心,必能發現問題的癥結點,紀錄社會上任何光怪陸離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