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蟬效應人物剖析

白白   (郭采潔 )

白白   (郭采潔 飾)

台北到台東300公里的距離,那白白與母親心的距離又有多遠呢?每當白白心裡難過時,想要的不過是媽媽能來陪他,但出事前這位母親卻一次也沒出現過,只隔著電話冷冷的說著:『要你就自己回來。』或許對白白來說,如果她願意大老遠的來到這裡,那就可以證明她是疼愛女兒的媽媽,而不是那個只希望他將來可以成為獨當一面音樂家的女人,從繁華的台北來到宵夜只能吃便利商店的台東,這位大小姐或許只是賭氣,又或許是希望能證明給他唯一的


親人看,他自己可以過得很好,畢竟在她眼中的媽媽是一個獨自生下女兒又將自己扶養長大的小三,一個女人能做到這樣確實不容易,所以在白白心目中同時希望自己能成為這樣獨立堅強的女人,也同時渴望自己是可以撒嬌的女兒,在認知上只要他成為母親的驕傲就可以得到母愛,但就以音樂天份並不突出的她,經歷了二十幾年還是無法得到母親的認可,導致他對自我價值的懷疑,就連愛慕他的男同學王木宏的一句無心玩笑,也可能變成否定他存在的無形壓力。這樣沒有自信的他,這時候卻遇到了風流倜儻才華洋溢的李教授,本來應該是最不起眼的他,卻被教授稱讚,了解到自己是有魅力的,原來她的才華只是沒被看見並不代表不存在,這也是第一次被教授性侵後,後來的性交行為他都不再抵抗,因為他發現自己須要的,我想白白並不是屈服於李教授的學術上的權威,所以在法庭上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愛上了李教授,對於感情上的認知錯亂她根本不知道該如何處理,她知道這樣對不起師母,但同時也渴望著被愛,或許她的潛意識也知道早該終止這段不倫的師生戀,為此與那個單純可愛的大男孩相處時她才更顯得手足無措吧,但那又能怎麼辦麼呢?母親要求她堅強(又或者是自我要求),但卻沒人教她應該如何處理自己的軟弱,這樣的關係就一直不斷的持續下去,直到對她好的那個男生對她告白,這也意味著她不能再逃避是時候要面對了!

 

 

一個是成熟男人,這個風度翩翩的教授受到學生愛戴,有著有幽默感的老男人怎麼會不迷人?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在音樂上李教授又像個嚴父,對此從小就缺少父愛的白白,是否也因此產生移情作用?即便她知道這可能不是真正的愛,即便她知道這樣的關係不正常,但能跟偶像能有著這種不可告人的關係,就似乎代表著自己勝過了其他同學,就能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更何況李教授是唯一個能讚賞她音樂的伯樂,這就像毒品一般讓她無法自拔,明知道該拒絕卻又享受著這份危險,走在妨礙家庭的鋼索上,就如同她第一個重崇拜的人—母親,

一個是憨厚男孩,他不會調情也不懂的怎麼討女孩子歡心,他只知道我喜歡你然後有困難我就要幫你到底,他不知道女孩子願意跟他出來吃宵夜並不是真的肚子餓,他也不知道女孩子心情不好的時候要的不是尊重

而是多一點的關心;當白白發現自己消失在大海裡面的時候,王木宏是真正的擔心他的安危,失心瘋的要找到她,最親的媽媽她不會思念女兒的時候王木宏會想著她,王木宏不是不理她而是給她多一些空間,王木宏不是不想了解白白而是不想逼她講自己的苦衷,王木宏是真的很愛很愛她,她知道如果剛剛她就這樣消失在大海中,王木宏肯定會後悔一輩子自己沒有跟她說我:我喜歡妳。於是王子跟公主告白了。

 

相較前者像是爸爸的角色,王木宏比較像是男朋友的感覺,但台東好男孩的傻勁還是敵不過台北壞男人的霸道。慢慢培養的感情昇華成愛情是每個人童話故事裡最浪漫的述說方式,但現實社會總不會像是演電影一般,有時候事情來的太快讓女孩提早變成女人,能成為女人不是每個女孩心目中的夢想嗎?成為女人之後卻又懷念女孩時的浪漫,回頭望著還是王子的男孩還是這麼的潔白無瑕,卻也感嘆自己再也回不去了。但如果白白也有月光寶盒可以回到過去,上帝在給她一次重來的機會,她真的會讓小女孩跟王子談著浪漫的愛情嗎?還是其實看到母親的經歷她早就知道童話裡都是騙人的?

 

這樣一個兩難的抉擇,你問這個在大學前從沒得到過愛的公主要怎麼去愛人?她不知道。她該怎麼跟王木宏述說這一切的一切?心地善良的白白她不想讓媽媽擔心,她不想讓這個男孩太早面對現實,她不想要系上同學心目中少一個偶像,她不想要師母受到傷害,她不想要肯定她的李教授被大家唾棄,她只是希望媽媽能以她為榮,她只是希望有人可以需要她,她只是希望男孩永遠保持著樂觀的態度,但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王子突然的告白,所以她還是逃走了,逃到一個另一個世界去。

 

即便方律師的介入,讓她提起了一些勇氣去面對事情的真相,應該說去面對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個人,追隨著美麗女強人方律師的腳步,或許她覺得自己開始真的變得有些不一樣了,她能勇敢的去面對自己的問題,而不是去面對這場官司,感情上的問題沒辦法找法官幫你判決,只能自己做的自己的主人。不管她多想做自己,但她卻無法獨自面對網路的霸凌,網友們躲在電腦後面接收到片面的資訊,朝著自己喜歡的方向去解讀,甚至有些人自以為是神一般的直接對事情下了審判,又有一些人認為自己是正義之士從各種管道開始去人肉搜索把得到的資訊全部公佈在網路上,讓網友進一步的對當事人騷擾,開始崩壞世界的讓白白覺得所有的人都討厭她,全世界的人都與她為敵,這時她以為能救他的王子會對她伸出援手,鼓起了最大的勇氣,用盡力氣吐出虛弱的聲音問王子:『如果公主不再這麼大小姐了,那你會喜歡她嗎?』完全在狀況外的王子,為了給公主一個驚喜,開了一個男孩常用的玩笑,但這個謊言太過鋒利,切斷了可以逃離城堡地牢的唯一繩索,也因此公主可能再也沒機會看到城堡外的美好。

 

最後片尾我們該開心王木宏一直都沒有變?還是該怨恨他應該要成熟一點?白白到底有沒有成為媽媽的驕傲(因為做了媽媽不敢做的事)?還是媽媽妥協自己不應該對女兒這麼嚴厲?這一切一切的事情要花多少的時間才能撫平傷痛,才能讓最後一幕躺在病床上白白空洞的眼神回到從前,回到第一幕在火車上對台東充滿希望的眼神。那王子會再次出現嗎?


 

律師 (徐若瑄 )

律師 (徐若瑄 飾)

一個出場就散發自己專業律師的霸氣,鋒芒畢露的她對於老朋友的來電只有簡短有力的對談,對方律師來說,向許久不見的友人噓寒問暖似乎不是這麼的重要,但對於一個精明的律師而言,到台東承接一個很難贏的案子就顯得不是這麼聰明了。

 

輔導室裡男性化的王老師行為稱做溫柔婉約,女性化的方律師的行為就是霸道直接。或許是多年來法匠養成的習慣,說話就是如此的直來直往。直接了當的跟多年不見的同窗說:『你知道找我來的後果是什麼』;直接了當的告訴初次見面的白白:『在李教授的眼裡,你並沒有什麼特別。』;冒昧的跑到王木宏家裡質問對方『你是她的砲友嗎?有沒有跟白白做過愛?真的嗎?』對這個大律師而言,他不喜歡拐彎抹角,不管自己的行為是否合乎禮貌,是不是會傷害到人也不是她在乎的,對她來說重要的是能打贏官司,為了達到目的,即便巧妙的操弄他人的內心變化也無所謂。對她來說這些行為都只是去揭露大家不願意去面對的真相,直接了當的把醜陋的現實放他們面前而已,她說:『每個人都在逃,差別只是自己知不知道而已。』確實是這樣沒錯,聰明的方律師看清楚了這個事情每個人的心態,她完全清楚每個人在害怕什麼,也因為這樣她早就知道這場官司該怎麼照的他的劇本去演。方律師知道每個人都在逃,那她自己呢?

 

方律師是新時代的女強人,有能力、聰明、美麗、自信,開著名車僱用著私人助理為他打點一切,對於性需求也可以藉由一夜情來解決,根本是後現代女性主義的最佳代表,這樣的她又會逃避著什麼呢?與加油站得員工發生性關係,是真的為了解決生理需求,還是想藉由性愛來紓解壓力?我想這樣的角色很迷人,但同時也存著缺陷,在我觀察方律師應該是那種從小就名列前茅的優等生,高中就讀嘉義女中,大學畢業後沒幾年時間就可以開自己的律師事務所,看似人生勝利組的她卻不能接受自己可能的失敗,她或許沒辦法成為先生心目中的好妻子,害怕當不成孩子的眼中的好媽媽,因此她選擇她逃避,逃到工作中,總是利用事業當作藉口,對她來說到台東打一場困難的官司,也比經營婚姻關係要來容易的多。所以她真的瞭解自己嗎?我們會成為怎麼樣的人,是別人眼中的那個你來決定,還是想像中的自己來決定?我想一個人再怎麼有智慧、語言詞彙再豐富也很難形容出自己是怎麼樣的人吧!就連上帝應該也不明白祂是怎樣的神……

 

氣勢非凡的主導著整個官司的方律師,一直以來都牽著白白的鼻子走,不管散播新聞會對當事人帶來多大的傷害,對她來說官司打得漂亮才重要。但她萬萬沒料想她也會改變,來到台東讓她暫時逃避家庭壓力,面對曾經的愛人也願意卸下心房來傾聽別人的意見,瞭解到自己的想法不一定是對得,重新省思官司的勝敗真的這麼重要嗎?利益真的這麼重要嗎?照的她認為對的想法去做,當事人就能獲得救贖嗎?靠法律靠真理來解決問題真的能讓所有人都獲得幸福嗎?律師跟法官並不是神並沒有辦法去替別人解決問題,我想方律師的出現讓白白獲得了勇氣,看到白白的勇氣也讓方律師敢去面對她一直不接觸的複雜問題—人的感情。

在被告與自訴人當面對質的那場官司裡她告訴白白:『你可以說所有你想說的話,只要那是真的。』這是時候的方律師是溫暖的,她不在乎這個言論是否會影響勝負,我寧願相信她當時阻止白白是為了不讓她受到傷害,畢竟赤裸裸的說出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是有多麼的不容易,最後結辯的方律師請求法官想想受害者的傷害有多麼巨大,她臉上的表情是富有生命的,也能讓人感同身受她已經不再執著這場官司,只懇求法官做出公正的判決。

 

二次自殺的白白讓方律師流下了眼淚。看到白白正面迎擊所有人都不認同的感情,方律師突然發現她也該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她想看兒子就去看阿,為什麼要害怕呢?即便她已經遲到比賽早就結束,雖然這樣並不完美,但兒子對他說:『至少你來了。』故事的結尾我看到的方律師雖然失去了以往的光環,但同時深鎖的眉頭也消失在臉上,取而代之的是展開的笑顏,這也是我在本片第一次看到看開心的方安昱。

 

林律師 (賈靜雯 )

林律師 (賈靜雯 飾)

林律師的初登場非常的不起眼,就是一個默默無聞守著本分把書教好的大學教授,我想在故事裡他象徵著傳統的那種女性,他渴望著一個平凡的家庭生活,所以拋棄理想,放下自己的才能跟先生來到寧靜的台東。她想要捍衛的不過是自己的家庭而已,這讓我看到很多台灣社會被外遇妻子的影子,對於自己先生的所作所為或許早就知道,但往往真相並不夠完美,孩子需要希望,只要這個謊言還沒被戳破,她們就可以忍,即便所有的辛酸、不滿、悲傷、憤怒等所有的情緒只能往肚子裡面吞,所求的是讓孩子認為自己還有那種爸爸還愛著媽媽的美滿的家庭,這樣的情感我想是非常偉大的!我真的為這些人至上最崇高的敬意。看著林律師竟然要為了背叛自己的丈夫辯護,而且要她直接面對這樣傷人的官司是多麼的殘酷。

 

最後一次再法庭上詢問她的辯護人兼丈夫大聲的訓斥著:『你知不知道有婚姻的人與夫妻以外的第三者發生性行為是屬於通姦罪!?』『那你為什麼知法犯法!!!』這是一個多麼令人難堪的場面,她是多麼用心的在維持他們的婚姻,然而面對這樣的男人,她要忍住自己不發瘋已經夠為難的了,竟然還要幫這個人脫罪,我當下真的我還真搞不懂究竟誰是他的敵人,是背叛自己的丈夫,還是那個可能愛上自己先生的女孩?對於自己先生她已經覺得無可奈何了吧,只要能看到自己的兒子跟他的好爸爸相處的愉快,這些事情或許都值得了,這是多麼偉大無私的愛,他的孩子或許永遠也不會知道自己的母親面對得是怎麼樣無解的難題,即便如此她還是愛著自己的小孩希望她能有健全的家。

 

我想林安妮律師不願面對的是她那個已經完全變了的丈夫,李仁昉再也不是那個魅力四射學運領袖,再也不是那個為了國家理想抱負奮鬥的有為青年,現在只是一個好女色,沉浸在自己幻想世界的變態狂而已!為什麼林律師不想正視這個問題?我想或許林律師對於李教授心中也有份虧欠吧,總是認為李教授為了自己理想的婚姻,拋棄了一直以來再從事的運動,為了感情生活她放棄樂理想跟環境妥協,跟著她的任性來到了台東,因為她知道只有離開台北那個是非之地,李教授才有可能投入家庭,卻沒想到放棄了熱情的李教授卻再也回不來了,對於這個男人的容忍我想除了對孩子的感情外,我想或多或少她覺得自己也有些責任吧。要李教授放棄社會運動的她,竟然參與了美麗灣的抗爭運動,這個舉動值得令人玩味,究竟是他在緬懷那個年輕她所愛的李仁昉?還是她希望藉此能讓自己的先生知道他在台東一樣可以做他想做的事,再次點燃那位在學運上意氣風發李仁昉的熱情?這我們完全不得而知,只知道在影片中美麗灣始終未曾見到李教授的身影。

李教授 (戴立忍 )

李教授 (戴立忍 飾)

米迦勒是如何成為墮天使的呢?戴立忍再戲裡面把這個壞人詮釋的很好,高雅教授的氣質、壞男人獨有的氣息、酷老爸擁有的幽默、逃避罪責的謊話連篇、高知識罪犯該有的從容不迫,這些讓觀眾都覺得這人怎麼這麼可惡,對於自己的性侵官司的態度,那個不被他愛的妻子似乎比她還要更加關心,這個影片裡面最大的反派令人氣得牙癢癢的!但可惜的是我對他的印象也謹此而已,就覺得戴立忍演得好,我並不會對” 李仁昉”這個角色有太多的印象,或許是不夠深刻吧,我期待能理解李教授的心情轉變,我想瞭解是什麼原因讓他變成一個淫魔,太多的事情並沒有太多的著墨我們只能猜測,所以我對李教授這個角色的想法是:或許他一直都沒有變,或許他本來也是自私的人,影片的一切本來就是他的本性,只是學運領袖的光環讓人忽略了他原本淺藏的劣根性,為什麼這麼說呢,畢竟就我所認知,社會運動是一件吃力不討好得事情,他或許能讓這個國家變得更好,但對自身絕對沒有什麼太大的幫助的,當一個人願意去做一件吃虧的事情,我認為他們都還是有佔便宜的理由,我認為絕大部分的人類都是自私的,做一件是肯定有其目的,學運或許是為了將來政治生涯鋪路,所以開始關心一些沒有人關心的議題,用這樣的訴求來包裝自己的自私,有沒有人會利用大家來獲取利益,那大家所認為的初衷是不是又真的一致呢?所以為什麼美麗灣的抗爭上面李教授為什麼不出現這或許也就說的通了,因為他知道即便抗爭勝利,即便曝光也爭取到了對這個地方好的利益,但在台東這個小地方他還是無法得到他想要的好處,社會運動不是說要關懷弱勢、禰平階級、追求公平正義嗎?那這樣參與運動的過程中讓社會有變好不就罷了?結束後大家是不是雞犬升天了……真的有這麼重要嗎?所以就影片給我的訊息,我只能推測李仁昉原本就是一個無法控制自己性慾的淫魔。他不過就是今天摸胸脯明天抓屁股的狼師罷了。

 

Ps.在這裡筆者並沒有反對社會運動,只是從事社會運動的人不在少數,難免會有一些其心可議的傢伙存在,筆者還是相信合理的抗爭手段是可以加速國家發展的,而且大部分的人也是保持著一個正向的態度去做這些事情,這裡只針對該影片中的角色去做評論,如果有任何的巧合,那一定是你們自己太會聯想了。

王老師 (周幼婷 )

王老師 (周幼婷 飾)

對於這個王老師的角色,某部份其實讓我很不能接受,當然我不是心理醫生,也不是心靈輔導的專業人士,所以並不知道做這些動作是不是一個輔導老師該有的表現,畢竟每一步似乎都是將白白推向深淵的幫凶,讓白白一直走再鋼索上的不正是這個輔導老師嗎?或許我是因為影片的結果才有不適任推論,但這反而可以思考,這麼做很危險那是否後背後有他隱藏的的意義,這個角色其實很有趣不像前面幾位女性立場鮮明,就因為導演給他的畫面很少,給了我們無限想像的空間。

很多人可能都在猜測王老師跟方律師之間是不是有”一腿”,我想是有的!這麼剛好王老師外表是男性化的打扮,方律師很訝異他有小孩,王老師回:『領養的』,又這麼刻意的點出他們兩個是嘉義女中的同學,這麼多的線索,我想並不是巧合,是想要把大家導向事實上王老師與方律師曾經有過一段戀情,那這樣說來這個角色又多了許多可以討論的地方。

影片一開始她說:『如果我不是找不到人,我不會打電話給你。』這是不是有點欲蓋彌彰的味道呢?我想即使台東的律師沒有一個人敢碰,真要找辯護律師從網路上找高雄的律師,應該也好過從台北找律師吧!所以我是不是可以把她解讀成:如果不是這次機會,我沒有機會打電話給你(笑)看第一遍時我其實看不太懂為什麼輔導老師要找律師來,輔導室應該做的不是安撫被害人,然後讓她慢慢願意講她願意講得事情嗎?但請律師來的作法無非是直接把還在受傷的被害人再次丟到暴風圈當中,這樣的輔導老師真的很奇怪,直到看第二次,我看到方律師在王老師家與他的對談,猜到了另一個可能性,當時的對話類似像這樣。方:『為什麼不讓白白轉學?』王:『不是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樣』『她只有面對,才不用逃一輩子。』『你只需要證明第一次的性侵就夠了』方:『所以這一切還是為了你』,第一次時我天真以為這個”為了你自己”是指王老師要保住輔導老師的職位,但後來想想,如果可以就這樣過去息事寧人才是保住飯碗的最好方式阿,所以從這裡可以推斷可能王老師跟方律師,曾經有過類似性侵的經歷,兩個人也因此不再相信男人,所以在高中時成為了女同志,然而時間淡化了方律師對男人的厭惡,卻沒辦法撫平王老師的傷痛,這或許也是後她們分手吵架的原因(王老師決定繼續當T,但方律師卻結婚了);所以看到被性侵的白白,王老師覺得不能再默不吭聲,不想要讓白白成為不信任男人的女孩,或許她幫助現在的白白,也算是對過去自己的一種救贖吧!可能也因為這樣就說得通為什麼輔導老師這麼的莽撞,因為她知道只有正面迎擊才能解決問題。

 

至於再裡面這個她跟方律師的對話,其實如果把她想成情侶再吵架也是很有趣呢,例如她再美麗灣上對方律師說:『永遠認為自己是對得,永遠都不認錯,做不了我的好朋友你就轉身離開,難道我跟白白對你的信任就連狗屎都不如?』感覺就是當初分手的怨氣一口氣吐出來的感覺阿!如果抱持這王老師還愛著方律師的觀點再看一次他們兩個的互動,會讓人覺得她真是太可愛了,像是個再賭氣的小孩子在做暗喻的抗議。

 

(Visited 427 times, 1 visits today)

徵信社野人哥

徵信多年經驗,放大檢視每個案件的始末,綜觀全局去解析故事人物的內心想法,只要不違反法律,社會上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好與壞是相對的概念,只有對比次的價值觀認不認同的問題,始終相信事出必有因,不管多困難的案件百密總有一疏,只要對任何事情抱持著高度的好奇心,必能發現問題的癥結點,紀錄社會上任何光怪陸離的現象